成大文化

校报电子版

  “只不过,虽然薛烬被阳羽如此处罚,却依旧对阳羽忠心耿耿,矢死不二。”秦湛淡淡道,“我会对此事如此清楚,也是因为他认为我是阳羽的后人,是他的‘少主’,故而不敢隐瞒一丝一毫。若换做是别人,他可不会将这么丢脸的事说出来。”

最新视频

图片相册